@最佳损友~

愿你眼中有光,活成你想要的模样

心中有憾呐


【全员拉郎】随笔小段子(一)

脱离原著

脱离剧情

私设众多

各种梗的先行版,不定期更新

本篇主邪盟,山盟

不适者慎点,谢谢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.邪盟(我的一个演员朋友)


她爱他,他爱他,他,爱他。


“世界上任何一种爱情都应该被尊重。”


面对媒体的镜头,王盟已没最初初入娱乐圈的青涩了,有的只是老道的经验,清冷的面庞。


—那么对于吴邪和苏难两位好友有什么想要祝福的话么?


“那就祝福他们新婚快乐,早生贵子,我还等着当干爹呢,哈哈。”王盟笑的爽朗,内心却难过的要命。


苏难关掉电视,把遥控器“啪”的一声拍在了吴邪的面前。


电视里王盟的笑声戛然而止。


“呦,这是难过了,当初谁要这么干的。”


“苏小姐,请你注意你的措辞,我不过是给大家都有好的台阶下?”


吴邪点燃一支烟,深吸一口,苏难一把抢过点燃的烟,摁灭了。


“咯,别怪我没提醒你,据可靠消息说你的小朋友要出国进修,这是个机会,吴邪虽然我喜欢你,但是君子不夺人所爱。”


她见吴邪不语,一时间气氛似乎有点尴尬,她深吸一口气又接着说到,“咱俩这就是一出闹剧,吴邪选个吉利日子咱俩去民政局把婚给离了吧。”


吴邪震惊的看着他眼前的这个女人。苏难反到白了吴邪一眼,“怎么着,是不是觉得本大小姐特有魅力啊。”


“苏难,谢谢你。”


“傻子,我们之间谢啥?给我好好对人家啊,不然我第一个不答应。”


一年后,杭州站巡回路演。


消失一年的王盟重回大银幕。


吴邪、苏难和王盟三人齐聚#我的男朋友和女朋友#


2.山盟(百年孤独)


最近王盟总觉得走哪干啥都有双眼睛盯着自己似的。


这种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,终于在这一天得以证实了,事实上确实是有人跟着他的,时时刻刻的关注他的一举一动。


他看着坐在桌子前悠闲的喝着茶的男人,小心的咽了一口口水,踌躇着。


“再掐都该掐紫了。”不知何时男人走到了王盟跟前牵起他的手,“你不必怕。”


“那你……你干嘛把我带到这里来。”


“这里本来就是属于你的,你不记得了吗?罢了,你终会记起以前记起我。”


王盟抽回手,他看着这个奇怪的男人,看着这屋子,古色古香,偏有特色,一所年代久远的老宅。


“那么现在重新认识一下吧,你好,我是张日山。”


王盟结结巴巴的说了一句,“你……你好,我是王盟。再见,不不不不对,是以后也不见。”说完,不转弯的就跑出了这宅子。傻子才跟你再见呢,你个神经病,他想。


“张先生,不追回来么。”一旁的手下问。


张日山摆摆手示意他先下去。他想,我会找到你,我们终会相见。


到家的王盟洗了热水澡,蒙上被子呼呼大睡。


梦里好的坏的交织出现。


“你好,我是张日山。”


“久闻张帅大名,今日得以一见果真如世人所说一般。”


“你骗我,张日山你骗我。”他胸口咕咕的流着血。







【邪盟】内线(完整版)

脱离原著
脱离剧情
私设众多
平行世界au
警匪+卧底设定,ooc预警,不适者慎点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郊区的一处民房里传出几声惨叫。

男人踩灭扔在地上的烟头,“行了,我看今天是问不出来什么了,捆起来装进麻袋丢进江里喂鱼。”

“别,别,盟哥我求求你放了我吧,我真的不知道啊。”

跪在地上的男人浑身是血。

“不,你知道。”王盟抽出来一根烟点上,“你知道吗,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骗我,盟哥生气了,下场可不是一般的惨。”

说着,那根烟烫上了男人裸露的伤口上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盟哥,我不敢骗你啊。”

“嘴硬的很,很好,既然不想说,那就永远也别开口了,来人啊,舌头割了。”

“别……别,盟哥我说,我说,那批货在陈金水那里,是他勾结越南人干的,杀吴老板也是他的主意。”

男人刚说完眼睛忽的睁大,那眼神似哀怨,似愤怒,只见他胸口上插了一把刀,一刀致命,他不甘心。

“盟哥,这……”一个小弟指着倒在地上已咽气的男人说到。

“饬到饬到,装了麻袋丢进江里。”

“是。”

屋外,早有一辆车等候多时。

“怎么了,吴老板不放心我做事?”王盟随即上了车,不忘把烟头掐灭。

“很晚了,我来接你。”

“谢谢!”王盟坐在车后座闭上眼假寐。

吴邪看出来他并不想和他说太多,轻声说了一句,我们回家了。便启动车子离去。

两个月前,张日山来找了王盟。

两个人坐在围了屏风的角落里,点了一壶茶,坐了一下午。

“张警官,我不做线人很久了。”王盟放下手机。

“王盟,这一次若是成功了,我保证你不会有事。”

王盟对张日山的信誓旦旦嗤之以鼻。

他不屑的说到,“张警官你以前的线人呢?死了吗?为什么不找他。”

“我们很长时间都没见过面,我知他凶多吉少,所以这次我来找你,希望你可以帮警方做卧底,相信我,上头会保住你的,不会有事的。”张日山跟他再三保证着,“相信我,王盟。”

王盟点上一支烟,摇头轻笑着,“相信你?保证我没事?上一次你跟我也是这么说的,结果呢?我被警校除名是真,还坐牢啊,张警官,那时候我才19岁,三年啊,我在牢里的时候你在哪里?”

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

“最不值钱的就是对不起了,张日山。”这是王盟第一次这么正式的叫张日山。

他说,“张日山,我32岁了,我只是想过自己的生活。”

张日山于他亦师亦友,又或是年少莽撞无知的欢喜。他想,张日山,我不会再相信你了。

19岁花样年华,警校里的日子一去不复返,一切也都毁在了19岁,警校领导找了张日山来做王盟的工作,张日山跟他说只这一次,事情过后他仍然是警校叱咤风云的传奇。可一切事与愿违,在那一次行动中,王盟失手打死了嫌疑犯,被起诉,所有证据都指向王盟且非正当防卫,最终法院判处他三年牢期。

“你知道吗,那个人不只贩毒这么一条他还tm拐卖儿童,qj幼女啊,打死他算是便宜他了。”王盟喝了一口茶,入口有点苦,后又继续说道,“可是你们呢,让我认罪。张日山,我做了三年牢,出来后警校进不得,还好,还好有吴邪,在我差点沦落街头时拉了我一把。”

“王盟,当年的事……我……”

“这是联系方式,不管你怎么想,这一次只有你可以帮警方了。”

“王盟,你以为你可以置身事外么,目前没有任何比这个更好的选择了,帮助警方是你唯一的选择。”

双方沉默好长一段时间。

“好,这是最后一次帮你,我只有一个要求,我可以死,但是吴邪必须活着。”

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王盟想到了这些,睁开眼,他看吴邪专心的开着车,他想,这家伙也蛮帅的嘛。

“吴邪,我们去国外注册结婚吧。”他想也没想的就这么说出口。

“什么?”

刺耳的刹车声响彻郊区,幸好郊区夜车不多,吴邪将车停好。

他说,“好,等明天跟越南人的交易成功了,就金盆洗手,我们去国外过安稳日子。”

王盟听吴邪这么说顿时鼻头一酸,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儿。

“吴邪,你要好好活着。”

“傻瓜,我们都会好好活着的啊。”吴邪对王盟宠溺的笑。他想,是什么时候喜欢他的呢,大概是几年前一场内斗王盟替他挡了一枪的时候吧。他想,真好,王盟也是喜欢他的。

“还愣着干嘛,回家啊。”

“好嘞,媳妇说啥就是啥,走喽,我们回家。”

车子飞驰在夜间道路上。

翌日。

王盟趁着吴邪在忙活早餐的时候,发了条信息给张日山。

“见兔放鹰。”张日山一字一句的读着王盟给他发的信息。

他立即召集所有参与行动的人员。

“兄弟们,接下来我们有场硬仗要打,请大家务必打起精神,注意安全,知道了吗?”

早餐间,吴邪接了个电话后回来脸色略有不乐。

“陈金水死了。”

“哦,是吗?死了就死了。”

“你找人做的?为什么不跟我说。”

“吞了我们的货,再加上参与策划杀你,他死了我们的路不就更宽了吗。这有什么不对。”

吴邪盯着他不说话。两人各怀心思的吃完早餐,就驱车与其他人汇合。

“m的,有条子。”不知是谁大声喊了一句,紧接着外面传来枪响。

那帮子越南人叽里呱啦的不知道说着什么,带来的翻译说,“老板,他们说我们不厚道,想黑吃黑。”

吴邪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外面冲进来一队警察,枪林弹雨中他护着王盟。

“你是卧底。”

“老板,我跟你这么多年,怎么会是卧底。”

吴邪看着站在他眼前的男人,他说,“王盟,你骗我。

一个红点瞄准了吴邪的胸膛,王盟诧异。

在半小时之前他们跟越南人的交易被警方一锅端了,他们侥幸逃脱了,躲在这处民房里。

“吴邪,小心。”已经来不及了,子弹射穿了吴邪的胸膛,他嘴里咳出鲜血,断断续续的说着什么。

王盟凑近了才听清楚,原来,吴邪早就知道他是警校出身,早就知道他和张日山见过面,他不过是想听他亲口说出来,吴邪还说,王盟,下辈子,我会找到你,这是你欠我的。

王盟被带上警车的时候,眼泪倏地就落下来了,他对着张日山咆哮,他说,“张日山,你个混蛋,你答应过要保住他的,你为什么言而无信,我都已经答应帮你了,为什么你们还不肯放过我。”

一旁的小警员想要上去教教王盟怎么做人,被一旁的杨好拦了下来。

“师兄,你干嘛?”

“这个人啊,惹不得。”

“为什么惹不得?”小警员问。

“从前警校传奇人物,后来不知怎么的被警校除名了,原来是卧底来的。”

小警员在一旁恍然大悟。

车上,张日山把沾了血的对戒交给王盟,“吴邪身上搜到的。”

王盟手心里握着对戒,狂笑着,笑的眼泪不止。

吓得小警员躲到了杨好身后,杨好还骂他说没出息的东西。

你看,这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,没有光亮,没有救赎。

没有好结果的,你等我,等我去找你。

【邪盟】内线(概念先行版)

平行世界
警匪卧底设定
不一定有完整版,若是哪位太太接了梗,万分感谢
概念先行版,一切纯属胡扯,不适者慎点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两个月前,张日山来找了王盟。

角落里的一桌客人很奇怪,两个人点了一壶茶坐了一下午。

“张警官,我不做线人很久了。”王盟放下手机。

“王盟,这一次若是成功了,我保证你不会有事。”

王盟对张日山的信誓旦旦嗤之以鼻。

他不屑的说到,“张警官你以前的线人呢?死了吗?为什么不找他。”

“我们很长时间都没见过面,我知他凶多吉少,所以这次我来找你,希望你可以帮警方做卧底,相信我,上头会保住你的,不会有事的。”张日山跟他再三保证着,“相信我,王盟。”

王盟点上一支烟,摇头轻笑着,“相信你?保证我没事?上一次你跟我也是这么说的,结果呢?我被警校除名是真,还坐牢啊,张警官,那时候我才19岁,三年啊,我在牢里的时候你在哪里?”

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

“最不值钱的就是对不起了,张日山。”这是王盟第一次这么正式的叫张日山。

他说,“张日山,我32岁了,我只是想过自己的生活。”

张日山于他亦师亦友,又或是年少莽撞无知的欢喜。他想,张日山,我不会再相信你了。

“你是卧底。”

“老板,我跟你这么多年,怎么会是卧底。”

吴邪看着站在他眼前的男人,他说,“王盟,你骗我。

一个红点瞄准了吴邪的胸膛,王盟诧异。

在半小时之前他们跟越南人的交易被警方一锅端了,他们侥幸逃脱了,躲在这处民房里。

“吴邪,小心。”已经来不及了,子弹射穿了吴邪的胸膛,他嘴里咳出鲜血,断断续续的说着什么。

王盟凑近了才听清楚,原来,吴邪早就知道他是警校出身,早就知道他和张日山见过面,他不过是想听他亲口说出来,吴邪还说,王盟,下辈子,我会找到你,这是你欠我的。

王盟被带上警车的时候,眼泪倏地就落下来了,他对着张日山咆哮,他说,“张日山,你个混蛋,你答应过要保住他的,你为什么言而无信,我都已经答应帮你了,为什么你们还不肯放过我。”

一旁的小警员想要上去教教王盟怎么做人,被一旁的杨好拦了下来。

“师兄,你干嘛?”

“这个人啊,惹不得。”

“为什么惹不得?”小警员问。

“这个人啊,从前警校传奇人物,后来不知怎么的被警校除名了,原来是卧底来的。”

小警员在一旁恍然大悟。

你看,这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,没有光亮,没有救赎。

【邪盟】诚

脱离原著
脱离剧情
私设众多
角色死亡预警,反派注定为正义献身
不适者慎点,未捉虫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什么叫忠诚度,只要是你一声令下,即便是刀山火海,就是千军万马他也敢往上冲,人的这一辈子必须要养一条狗,一条真真正正属于自己的“恶狗”。

王盟已经失踪十天了,音信全无,吴山居里上上下下不敢多说一句,生怕说错话被老板罚去小黑屋喂蚊虫。

“还是没有消息吗?”

“老板,派出去的人没有任何消息。”男人犹豫着,他摸摸自己的后脑勺,“老板,会不会,盟哥已经不在了。”

“混账,他就是死,也要掘地三尺把他找出来。”男人疲惫的揉揉太阳穴,“你先下去忙吧,对了,坎肩吩咐下去这段时间任何人都不准和外面的人接触,尤其是那帮越南佬。”

“是,老板。”

坎肩轻轻带上门,侯在门外的白蛇一看他出来了,立马问他怎么样了。

坎肩摇摇头似乎再说,别提了,盟哥找不着,我看老板就要疯了。

又过一个月,顺京新月饭店的张会长造访吴山居,空荡荡的一人就来了。

他们在亭子里饮着茶。

“要变天了。时间不多了,吴邪,听说你不打算跟那帮越南人交易了?”

“张会长消息倒是灵通的很。”

“可是越南人要你把王盟交出来,可这眼下王盟都失踪快两个月了,明天就到期限了,到时候你要作何种境地。”

男人一改往前的颓废,镇定自若。

“张会长,到时候只管看好戏就行了。”

“呵,你还是跟以前一个样,那就恭候你的好消息了。”

屋外下着雨,淅淅沥沥的。

“老不死的,下雨了,记得带伞。”

手机“叮咚”一声响,张日山拿出来一看原是尹南风那个小丫头给他发的信息,他难得的一笑。

看的吴邪险些被茶水烫到,“咳咳,张会长这是佳人有约?”

“明天等你的好消息。”

说罢,张日山只留给吴邪一个清冷的背影。

三天前。吴邪收到一封快递,没有署名没有任何联系方式,待他拆开来看,只一把钥匙和一封信,那是王盟的字迹,他认得的,信上最后写着:老板,请你好好保管这把钥匙。

道上传言吴山居要垮台了,他们说那个跟在吴邪身边的恶狗王盟死了,他们说吴邪也就是个花架子而已,当这些传言传进吴邪耳朵里,他竟不以为意,反倒自在的很。

在道上混饭吃的能有几个是身家清白的,一个个陷进淤泥不能自拔,眼前的名和利就是他们的全部。吴邪为首的这一众后辈却是竭尽全力的想要摆脱黑暗,走向光明,可偏偏却有些人挡着路,如果有恶人挡路怎么办,那当然是通通都解决掉了。

吴邪回忆着想,王盟跟着他也有十多年了,从默默无闻到成为他身边最信任的人,有时候王胖子还开玩笑说,要不你俩凑一块儿过日子得了。那时候囧的王盟满脸通红的,他现在想来也是觉得可爱的紧。

他现在仍记得那次王盟把他护在身后,凶巴巴的对着对家派来的杀手的样子,他记得王盟第一次拿刀捅进叛徒胸膛的样子,他还记得王盟
说的那句话:从今往后我要做老板最凶最恶的那条狗,人挡杀人佛挡杀佛,为老板除尽“荆棘”。

吴邪想对着王盟亲口说,明天之后,余生请多指教。

翌日。

“吴老板,别来无恙啊。”

“呦,李老板今儿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,白头发又多了不少啊。”

李取闹只好悻悻的坐到一旁,她给一旁撸猫的齐案眉使眼色。

吴邪早就观察到了他们的小动作,“不用看也不用问,你们想知道的,一会答案就会揭晓了。”

不一会外面传来了几声枪响,白蛇进来通报说,“老板,成了。”

“好,好。”

他站起来环顾了这屋子一圈,每个人的神情他都一一记下了,与其说不安不如说慌不择路。

“我特别能理解各位此时的心情,毕竟到嘴的鸭子飞了,这可不是什么好事,你说是吧,李老板。”

被点了名的李取闹,吓得一抖,哆哆嗦嗦的,喝着茶,“吴老板你这说的什么事啊,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呢。”

“吱呀”一声门被推开了,“听不懂吗?那么就由我来替李老板说吧,如何?”

来人着一身黑衫,右边胳膊打着绷带。

“呀,你……王盟,你不是死了吗?”

“喵呜”一声,猫咪由于主人的惊吓,背上的毛都竖起来了。

“死了?我死了,我自己怎么不知道。齐老板,你这是说的什么话。”

正是失踪近两个月的王盟。

“接下来,放心,你们一个个都逃不掉的。”

他接着说,“越南人那件案子,李老板齐老板坐得渔翁之利可还行。论起黑吃黑,两位老板可谓是个中翘楚啊。”

仅是几句话,李、齐两位老板却吓得魂不附体,有一句老话说的好啊,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,这二位正是亏心事做多了,才会吓成这样。

“两年前的那次暗杀,想必两位老板也帮了不少忙吧。”

“哦,对了,两位不用看了,外面你们带来的“人”已经被做掉了。”

“说说吧。要钱还是要命。”吴邪淡定的喝着茶,不慌不忙的说着,“除了王盟刚刚说的,其他的一些案子细节都已经打包备案准备随时寄去警察局。”

李取闹还未拿出藏起来的枪,胸口就已经中了一枪,“你……吴邪你,你要杀人灭口。”

“李老板你这可错怪我们老板了。我们这是为民除害。”说罢,王盟又朝他胸口开了一枪。

奄奄一息,胸口的血不断流出,齐案眉眼中已蓄满泪水,猫咪在刚才的枪响声中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去了。

“你王八蛋,早说了这件案子我们不要做了,你偏不听,这下好了,人没了,还想要什么荣华富贵的生活。”

她的血与他的血融在一起,大概下辈子还要相遇的吧。

他的嘴张张合合想要说些什么,抬起的胳膊无力的落下,再无生息。

一阵慌乱,齐案眉被送去医院抢救。

“你瘦了。”

“老板,我回来了。”

他回来了,他的王盟回来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小番外·关于“恶狗”

王盟的“恶”在道上是出了名的,暗杀事件,可谓是轰动了一时。

那次暗杀吴邪可吃了大苦头,他被对家下了黑手,显些丧命,如果不是王盟及时找到他,他想他真的可能去到底下见爷爷了。

可能是那时他对王盟动了情吧,那次之后他在医院里躺了一个多月,美名其曰为养伤,实则是二叔他们下了死命令让他消停会。风声紧的很,王盟是在他住院的第二天过来医院陪床的。

“这就是你来陪床的态度。”

“你来陪床还带着一身伤。”

“说话,你脸上这怎么回事。”

王盟带着一身伤睡在吴邪旁边的病床上,并不想理会自家老板。

“说话呀。”

“老板,你真的很吵哎。”他这几天真的累死了。

“那你说说你身上的这些伤到底怎么回事,你跟我说,我就不吵你了。”吴邪依旧不依不饶。

“我,王盟,单枪匹马挑了暗算你的对家,怎么样,是不是快要爱死我了。”

“不对,你在撒谎,王盟你骗我。”

阳光照进来,暖和的。

王盟怔了片刻,跟吴邪说着这两天发生的事情。

“呸,你就是吴邪的一条狗。”

被淬了一口唾沫,王盟也不恼,“骂,接着骂,一会你可就没有力气说话了。”

擦了脸上的唾沫,不紧不慢的说着,“呵,就算是狗,也是他身边最凶恶的那一条。”

“杀了我,你也逃不出去的,这周围全是炸弹。”

王盟不以为意,拿着匕首姿态悠闲的挑断了那个人的手筋脚筋,“这种滋味不好受吧,疼吧,你的血会慢慢流尽。”

死到临头那人还在骂着更难听的话。

“真是吵死了,想死是吧,那就给你个特等奖。”

“嘭”一声枪响,一切归为平静。

“就这样?”

“真的,老板,我好困啊,你让我睡会吧。”

吴邪躺在另一张病床上,待王盟睡着了悄悄起身。挤在病床的一边。

睡梦中王盟往吴邪怀里又挤了挤。

吴邪轻声说着,以后我护着你,没人敢说你的坏话。








【邪盟】一生独一

脱离原著
脱离剧情
私设众多
平行世界,生子向
婚姻自由,恋爱自由
这大概是个带球跑而且还和别人结婚,最后被找到的故事
开始结尾都很仓促,请多包涵,未捉虫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无休止的争吵,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的。

“王盟,我受够了,我们结婚五年了,什么都没有。”

“每天待在这小房子里,我tm的都快疯了。”

“别的女人都有好看的衣服穿,都有好看的包包背,我却要在家带孩子。”

“给人当了五年的便宜老妈,我真是受够了。”

王盟平静的听着妻子说着,他不发一言,默默承受着,来自妻子的抱怨。

“我们离婚吧,王盟。”

“好。”

女人从包包里拿出来一纸离婚协议,“签字吧,签完字,咱俩好聚好散。”

“好。”王盟拿起一旁的笔爽快的签好名字,也算是给彼此一些余地。

他苦笑着对女人说,“胡丽,这五年到底是我对不起你。”

“以后各自安好。”女人说完拿着自己的行李箱出门了。

王盟没有送她,他知道楼下有人等着她,他看着桌子上的那束玫瑰花和蛋糕,今天是胡丽的生日,他专门请了假回来,想给她一个惊喜。没想到会闹成这样,以离婚收场。

也许胡丽曾经也是喜欢过王盟的。只是她现在遇到了比王盟更好的人,换句话说是比王盟更加有钱有势的男人。

女人嘛,时间长了,是会变得,会变得更加的物质,不屈于这畏畏缩缩的生活,她们都想要更好更奢侈的生活。

这些大概是王盟都给不了胡丽的,所以他放她走了。

王盟抹了眼角的泪,抬头看了墙上挂的时钟,快四点了,一会得去幼儿园接女儿了。

他收拾好屋子,拿好钥匙出了门,一路上骑着小电驴,一边骑一边想着一会回到家该怎么和女儿解释妈妈走了的事实。

稍不留神就跟前面的豪车来了个亲密接触,总而言之追尾了。

车上下来个男的,咋咋呼呼的骂着王盟,“你这人怎么回事啊。没长眼睛啊,知道这车多少钱嘛。”

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王盟一个劲的道歉。

“对不起有什么用,你个穷鬼,今天不赔个两万三万的你别想走。”

说完不依不饶的想要动手,周围聚集的人越来多了。七嘴八舌的说着,多数看戏的。

“这钱我替他给了。”说话的是个男人,王盟见到男人的瞬间低下头,遭了,遇见熟人了,这下糗大了。

男人旁边的似乎是小弟的人递给他一个棒球棍,“两万?”车灯被砸碎一个。

“三万?”另一边的车灯也被砸碎了。

豪车男心疼的嘴里骂骂咧咧,“小王八羔子,你知道我是谁吗?你给我等着。”

“你爸是李刚?三万八?”车盖被砸了个大凹坑。

“瞧,我还给你多加了三万八。这下够你修车的钱了吗。”

“哪条道上混的?你找死。”豪车男说着还动上手了。

比他硬的他不敢欺负,他就欺负那个怂的。王盟猝不及防的挨了一巴掌。

接着一片混乱,看热闹的人不嫌事大,一听见警笛声都做鸟兽散。

派出所。

“说说吧,怎么回事。”说话的民警是个高大魁梧的汉子,眼角那边有道疤。看着也是个不好惹的人物。

“警官,警官,你可得给我做主啊,这两人砸车还打人。”

“行了行了,你什么样的人自己心里没点数么?边儿呆着去,没问你话。”

大概十分钟后,询问笔录做完了。

“谢谢潘子哥。”

“谢谢潘子哥。”

男人和王盟道了谢,走出了派出所。

“遭了遭了,这么晚了。”王盟急忙骑着小电驴就要走。

“盟哥,别慌啊,一会老板就来了。”男人穿着无袖坎肩,嘴里吃着棒棒糖。丝毫不改从前那贱兮兮的笑,“白蛇也帮你接到女儿了,估计一会也到了吧。”

王盟无奈只好在这等,心想五年了终究还是躲不过。

“滴滴”有车停在旁边。

“老板来了。”坎肩示意王盟上车。

王盟一上车就看到自家女儿躺在吴邪怀里睡着了。

他一惊,“吴邪你调查我?”

“不调查点什么,岂不是辜负了我这五年的相思苦。”

王盟脸一下子红了,“你……”你个半天没说出什么话来。

“你把女儿还我,我要带她回家了。”

“好啊,我们回杭州。”

吩咐前面的白蛇专心开好车,吴邪又叮嘱着坎肩做好善后。

“吴邪你有病吧?谁要跟你回杭州。”

“王盟我们十年,我还不知道你什么性子么?你听着,这五年的事情我可以闭口不提,但是你和女儿必须和我回家。”

连夜开车回杭州,中途小姑娘醒了一回,后来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
翌日,早晨。

杭州一处独栋楼房里。

“哇,这里好漂亮啊,爸爸。”

“闭嘴,不许说话,好好吃你的早饭。”

小姑娘委屈的向一旁喝粥的吴邪告状,“吴叔叔你看,爸爸他凶我。”

“乖,我们嘉萱最乖了,一会吃完早饭,带你去小花园玩好吗。”

“好耶好耶,吴叔叔最好了。”小姑娘拍着手笑着说。

王盟看着这俩人的互动,搞不清楚到底谁才是生你的爸爸,喂,吴嘉萱你胳膊肘往哪拐呢,好气哦。

一个月后,豪车男因寻衅滋事加上贩卖毒品被行政拘留。

在一个月后,吴邪向王盟求婚。

求婚当天,来了很多老朋友。而且都还声称:我们都是王盟的娘家人,吴邪你以后敢欺负他试试。

从此以后,他一生独一。

从此以后,他唯他不可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小番外·

我是吴嘉萱,我今年十岁了。

今天又是被家里那两个男人闪瞎眼的一天。

我年纪这么小,我还不想看不到东西。

求求你们俩放过我的眼睛,我的眼睛又没有做错什么。







【邪盟】没关系,是爱情啊

脱离原著
脱离剧情
私设众多
第一人称,死亡预警+微生子向,不适者慎点
短篇未捉虫,这篇应该是邪盟吧
@七星龙吟 快看,我更新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世界上有一种傻子,你知道吗?他们自己最难过的时候,却在安慰别人,有时候我们就是手欠啊!喜欢去翻那些能影响自己心情的东西,医不自医,人不渡己。

接到派出所的电话时,我慌忙的把手头上的工作丢下,驱车赶到派出所。

“萌萌姐,你来啦,赶紧给老爷子接回去吧,这不老爷子找不到回家的路,人给送派出所来了。”

向小王道了谢,我便牵起父亲的手,“爸,我们回家了。”

而父亲怎么也不肯和我一起回去,嘴里说着:王盟怎么还不来接我。

父亲口中所说的王盟是我的小爸。从我记事起,我便一直待在长沙和太奶奶生活,住在一个很大的房子里,很多的院子,还养了很多的狗。那时候我总搞不懂家里很多人都管小满哥叫四爷,后来小爸告诉我四爷的来历,我想,原来一条狗也可以成为英雄的。

八岁那年,天气热的很,我避开了所有人,一个人偷偷的来到后院的池塘玩水,不慎跌入池塘里,幸好是小满哥救了我,从那以后我和小满哥成为了至交。

自此,吴山居里叱咤风云无人能挡。除了父亲和小爸。

横行霸道的事情被小爸知道了,我被狠狠叫训了一顿。

我抱着小满哥哭的委屈。

记忆中父亲和小爸每次回长沙待的时间并不长,但是过年是一定要回来的。

十五岁那年过年只有父亲一人回来了,吃完年饭就走了。那顿年夜饭桌上的气氛似乎很不好,直觉有事发生。可是没任何人跟我说发生了什么事。

初五那天夜里,院里的狗叫个不停。整个院里的灯都亮着。

来到大厅里,太奶奶,三爷爷二爷爷他们都在,父亲怀里抱着一个盒子跪在中间,我听到他说,王盟我带你回家了,我们回家了。我看见父亲哭的像个孩子,那时候我才意识到我再也见不到小爸了,和那个还未来得及来这世上看一眼的小弟弟。

十八岁成人礼那天,我从张日山那个老男人口中得知我父亲和我小爸的爱情故事。

小爸年轻时也是帅气的,可不知怎么就死心眼一心一意的扑在父亲身上,我想他这一生都奉献给了我们吴家。

父亲还未糊涂时总跟我提起小爸,他说你小爸啊,计算机高材生的,不知怎么就跟了我,吃了那么多的苦,他也没抱怨一声。这一跟就跟了这么多年。没想到啊,他还是先我一步去了,是我对不起他呀。

28岁,我依旧单身。

照顾父亲,又忙着工作。

其实那天我说了慌,小爸再也回不来了。无奈父亲怎么也不肯跟我一起回去。

我拿出手机翻出录音播放,我说,“爸,你听,这是谁在说话,是我小爸啊。”

录音中,小爸说着:老板,早点回来。

父亲一听是小爸的声音便乖乖的跟着我一起回去。

回去之后我想也没想就辞了工作,之后每天专心的在家陪着父亲。

可是人终究抵不过病痛的折磨,七八月份,父亲的心梗复发了,找了很多专家,都说无药可医了,好好陪老人家最后一程吧。

父亲临终前,很多以前的好友都来了,爱说笑的胖叔叔来了,不苟言笑的霍叔叔来了,张起灵也来了,我不愿叫他,多年过去他好像不会老的,还是二十一二岁模样。我知道的,张家人都长生的。

我见他们说笑的样子,悄悄关上门,蹲在走廊里哭的泣不成声。

忽然我听见父亲叫我,我匆忙擦擦眼泪,应了一声,“哎,爸,我来了。”

走到病床前父亲牵起我的手,又牵起张日山那个老男人的手,继而将我们的手放在一块,我听见父亲说,“会长,我们家萌萌今后就拜托你照顾了。”

“吴邪,你放心,今后我张日山护着她,她还是从前吴山居里那个叱咤风云的小公主。”

听到张日山的这句话父亲才放心的闭上眼,睡得安详,眼角滴落的泪,停止的心跳,无一不在告知着人已故去的事实。

“老板,你来啦。”

“哎,王盟,我来了。”

很久之后我才知道,父亲原来一早就知道了我喜欢张日山那个老男人的事情,他给我留了一封信。信上写着

萌萌亲启:

    傻丫头,当你看到这封信时,父亲可能已经不在了,父亲这一生做错很多事,害了你小爸,也害了你那未出世的弟弟,父亲对不起你们,这些年,辛苦你了,父亲的好女儿,首先你得原谅父亲,父亲不是故意要偷看你日记的,你偷偷藏在日记里张会长的照片和关于他的日记,傻丫头,既然喜欢就拿下啊,别让自己后悔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落笔:父亲

张日山那个老男人从背后抱着我,他轻轻在我耳边说,“没关系,是爱情啊。”

【邪盟】惊喜

脱离原著

脱离剧情

私设众多

这篇是甜饼了吧,未捉虫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所有的故事,都有一个终点,或缠绵或决绝,或孤独或成群。

爱情里我们是主角亦是配角,人生百态,不过只生死二字。

暗恋是场声势浩大的豪赌,胜则美人与之而归,败则伤己满身伤痕。王盟在这场豪赌里输的彻头彻尾,庆幸那个人给自己留了一丝丝余地,不至于让自己当众难堪。

同样在这场豪赌里输的彻底的也有一个人,那就是吴邪,吴山居的少东家。

后来用胖子的话说,那整个就是一骚操作。

离开吴山居的王盟的生活似乎比以前为吴邪工作的时候要好点了,以前他的生活工作都围绕着吴邪再转,他的心里眼里只有吴邪。现在他反倒是轻松许多,他用吴邪给他的散伙费盘了家店,也是位临西湖,地段不错,闲来无事可以喝茶看美景。

听说西湖边新开了一家古董店,老板是个很随和也很帅气的小伙子,最主要的是老板还没有女朋友,不知多少女性顾客对这里趋之若鹜,来买东西是假,看老板是真。因为人随和帅气没有女朋友的缘故,王盟的店与他本人一下子就红了,红的不讲道理。为此还有人专门在网上开了一个讨论贴叫:扒一扒网红古董店和帅气老板的后宫

当王胖子把手机连接点开,怼到吴邪眼前时,吴邪不淡定了。

“嘿,你说这小子还成网红了,这是要起飞啊,这架势,哈哈哈。”

“有事没事,没事哪来回哪去。”

王胖子见吴邪那幽怨的眼神,说到,“呦呦呦,这是吃醋了?谁让你当初把人给赶走,明明喜欢人家,却装着一副我不喜欢你,请你走开的架势。”

“九门的事,我不想把他也拉下水。况且我也不想辜负他。”

“小天真可你已经把他带进局了,你不但不负责,还丫的给人一把推开了,这么痴心钟情的人哪里找啊。”

“我只想他以后好好生活,找个好姑娘成家然后生个可爱的女儿,他同我讲过的,他说他喜欢女儿的。”

“现在事情解决了,你不打算跟人表白,把人给接回来,好好过日子?”

吴邪笑笑,继续捯饬着底下新送上来的物件,“不了,他应该有他的生活。”

胖子一口喝掉了杯子里的茶,“我说你就酸吧,你也不想想这小子为什么不回家,偏偏在西湖边上开店。哎,得了,胖爷我要去潇洒了,回见啊。小天真。”

“嗯。”吴邪哼了一声,“哎,等会,刚刚那链接发我。”

“哈哈哈,小样儿,行了,给你发过去了。”胖子利索的拿出手机给吴邪发去刚刚那条链接。

胖子出门走远后,吴邪这才放下手中的活计,拿出手机点开那条连接来看,他心想:我就是看看。所以当他看到了那张动态图时,他汗毛都竖起来了,“喂,女人快放开你的手,手往哪放呢。”

不过二十多天,吴邪却觉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,他承认他是喜欢王盟,他也承认自己是懦夫,喜欢而不敢说出口。他反复的看那张动态图,瘦了,他想。

那天,平静无风,吴邪的的心里却掀起了惊涛骇浪,他的心跳的很快,他终于意识到自己非王盟不可了。

那天,他拒绝了霍道夫等人的邀约。

那一夜,他辗转反侧,夜不能寐。

于是第二天,吴邪成功在王盟店门口碰瓷了。

事发突然,王盟当时都惊呆了。

“王盟,我的店里缺个管账的。”

王盟转身,并不想理他。

“王盟,我的店我的卡我的房本我的人都是你的。”

王盟继续招呼客人。

“王盟,我喜欢你。”

“我知道我以前做错事,是我不好,现在我知道错了,你愿意给我机会,照顾你的后半生么。”

这时店门口已经聚集不少人,店里的客人也停下与王盟的交谈。人群中不是是谁吼了一句,“在一起。”

接着就是一群人的呼声。

“在一起。”

“在一起。”

“在一起。”

…………

一小姑娘还喊了一句,“小哥哥就嫁了吧。”

“我大概喜欢你比你喜欢我还要早,我很庆幸能遇到你,王盟,和我在一起吧。”

王盟偷偷抹了眼角的泪,他想果然还是不能够放下啊,还是很喜欢他。

他转过身,对着吴邪笑着说,“那些东西本来就是我的啊。”

“赶紧起来,你不嫌丢人啊。”

后来,吴邪的这一英勇事迹在九门中广为传播,而他本人表示,一切为了追媳妇,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,更何况跪键盘请罪呢,不存在的。

你看,他们终于成群,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,只是时间刚刚好。

【王盟中心向】是秘密啊

脱离原著

脱离剧情

私设众多

人物死亡预警,结局be

仍继续捅刀,未捉虫

微all盟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小生不才,未得公子青睐,扰公子良久,公子勿怪,至此所有爱慕之意止于唇齿,匿与年华。今生就此别过,各自安好。

王盟失恋了,是的,王盟结束了自己十几年单方面的恋爱。

那封辞职信被吴邪捏在手里,“呵,好一句,各自安好,王盟你别想跑。”

他拨通坎肩的电话,“王盟跑了,查今天的所有航班,汽车火车,还有黑车,一个也不要放过,一小时后我要结果。”

正相亲的坎肩向对面卡座的姑娘说了声抱歉,“我们老板娘卷着老板的钱跑了。”

没等姑娘缓过神,他又说到,“所以现在我要去找我们老板娘了,要不然下个月工资没着落了。有缘再会。”

留下姑娘一人在风中凌乱,她想:我这是又被拒绝了吗。

一小时后。

“老板,我们的人找到一半就被截断了。”

“似乎是张会长那边的人。”

“老板,说不定盟哥就是回家了。”

“家?吴山居就是他的家,他还能去哪里。”吴邪略有些疲惫的说着。

“那老板,我们还继续找吗?”

“你先出去吧。”他摆摆手打发坎肩。

顺京,新月饭店。

“谢谢张会长。”

青年人弯腰对着首座的人微微一鞠躬。那人不是王盟还能是谁。

“王盟,你真的想好了吗?”

“以后还请张会长多多照拂吴山居了。”

“它自有它的归宿。吴邪的命数也好的很。”

“如此便多谢张会长了。”王盟知道张日山这是应允他了。

“那么你的归宿呢?”

王盟不答。

“那我便替你答了,你的归处只有死。”

“张会长,你体会的到喜欢一个人十多年,而那个人心里自始至终却没有你的痛处吗?”

不知是不是声声慢送进来的那杯茶给了王盟勇气,还是人将死,也没什么顾忌的了,王盟拍了拍不知何时起身的张日山的肩膀。

他指了指自己说,“我已经无药可救了。”

“医生说我的记忆会慢慢退化,时间不多了。”

张日山看着他,他看着张日山笑,依稀当年少年模样。

张日山想,笑的和小时候一样好看。

三个月后。

王盟躺在张日山怀里睡去,几个月的时间瘦得脱相。

这几个月里,他慢慢的忘记很多人很多事。比如前一秒还和罗雀在张日山的套房里下象棋,下一秒就不记得罗雀是谁了。罗雀也不烦,耐心的跟王盟说他是谁,他叫什么名字。

张日山得空也会跟王盟说许多许多以前的事情,说他也说吴邪,王盟每次都摇头说不记得了。

新月饭店将王盟护的很好。尹南风问过张日山说这样值得吗。张日山回答她的也仅仅只是一笑,但就是凭这一点,尹南风也知道了,他原是喜欢他的。

这一日,张日山外出回来,王盟居然叫他日山哥哥,尹南风他们一行人在旁边偷着笑。

翌日,午后。

罗雀见王盟独自一人在院里合欢树下的矮桌上趴着,他心想不好,急忙走过去,连叫了好几声,都没人应他,他手颤抖着探了探他的鼻息,没了。

罗雀觉得心里有什么堵住了一般,找不到发泄的档口。

尹南风闻讯赶来,带来急救医生。

医生摇摇头,“节哀顺变,睡梦中结束了自己的半生,没有痛苦。”

远在吴山居和吴邪喝茶的张日山收到尹南风的信息,信息上寥寥数字:王盟,没了。他看过后,对吴邪说,“王盟没了,我却不能保他长生。外人只道张家人得长生,却不得张家人也是凡胎肉体,也有七情六欲,虽长生,却厌这长生的苦。”

吴邪端着茶杯的手微抖,“没了?”

“嗯。”

听说吴山居的王二瓢把子跑了,卷走了吴老板的钱。

喝醉了的吴邪抱着胖子说,“我把他弄丢了。”

胖子知道他说的是王盟,可他又能怎么安慰吴邪呢,当一份真挚的感情摆在你面前,你不知道珍惜,等到失去后才追悔莫及。“唉~”胖子长叹一口气,他拍着吴邪肩膀,他说,“小天真啊,哭吧,现在没有人,胖爷我绝不会嘲笑你的。”

头七。

吴邪喝的酩酊大醉,他想。这样他该入我的梦了吧。

我喜欢你,是秘密啊。

新月饭店。

张日山破天荒的也是喝了不少酒。他怀念王盟那日叫他的那一句日山哥哥,他说,其实我们以前认识的。他说,你说你喜欢他十多年可他心里从来没有你,我呢,我又何尝不是。

王盟,我喜欢你啊,将不再是秘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开头的那一段题记,改写小生不才,未得姑娘青睐,扰姑娘良久,姑娘莫怪,自此所有仰慕之意止于唇齿,掩于岁月,匿于年华。今生就此别过,各自安好。

姑娘改公子

【邪盟】落叶归根

脱离原著

脱离剧情

私设众多

一方死亡预警,结局BE

极短篇,庆祝你们明天上课

激情产物,未捉虫,继续捅刀

如有雷区切记慎入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王盟做了一个梦。

梦里,他与吴邪互相表明心意之后,在春暖花开之日,邀请了九门之中要好的朋友们。

酒席那天,热闹非凡。就连失踪了近十年的张起灵也来了,竟要把自己的黑金古刀当做贺礼送给吴邪他们。

那天张起灵说:你们可以给我未来侄子防身用。

逗得大家哈哈大笑,张起灵看着他们笑,他也笑了。

日子不咸不淡的依旧要过。

婚后三月,一天早晨,他感觉到有些不舒服,胃里老是翻腾着,想吐。去医院检查出,原来是怀孕了,这可把吴邪给高兴坏了。

自此之后,他在家里的地位节节高升,他说二吴邪不敢说一,他说往东吴邪绝不敢往西。偶然间来串门的胖子看到吴邪这样,随手拍了照片,po到了微信群里,群里立马就热闹了。

日复一日,孕期中的反应越来越强烈了,吴邪就哪里也不去了,在家陪着他。

待到他生产那天,吴邪在产房外急得走来走去,嘴里还嘀咕着,因此还闹了笑话。

黎簇说:吴老板,你别急。

吴邪给了黎簇一记白眼,心想我能不急吗?里面那个可是我内人。

男子生产本就为数不多,幸好医生出来给他们道了声喜说,“大人小孩都平安,恭喜啊,是个大胖小子。”

许多年后,他听闻当初生孩子时吴邪在产房外闹的笑话,笑的都合不拢嘴。

吴邪笑骂到,“我tm哪知道生孩子那么痛,盟盟你受罪了。”

后来正如戏里唱的那一般,白头偕老,儿孙满堂。

日子过的平淡倒也不失乏味。

他离去的那一夜,他倚靠在他的怀里,眉眼间还有着当年的样子,儿孙们都跪在地上,没有一个人敢哭出声,他们记得长辈说的话,他若是走了,不许他们哭。

仅仅是过了半年,吴邪意识到他终于也要随他而去了,他把儿孙们叫到跟前,嘱咐他们把他和王盟合葬,同样的也不许他们哭。

血和眼泪混在一起滑落,随后一起慢慢干涸在脸上。

胸口的疼痛感渐渐的消失了,眼前蒙上一层厚重的雾。

王盟揪着吴邪的衣领,嘴里似乎在说些什么,跟着再无生息。

吴邪怔滞了一会,随后身子猛的痉挛了起来,他听清楚了王盟刚刚说的话。

王盟说,“老板,我悄悄的在梦里和你过了一辈子呀。”

“老板,我好冷啊,你带我回家好不好?”

他抱着他,哭的像个孩子,“王盟你别死,别死,我以后去哪都带着你,我保证,你不是喜欢我吗,你睁开眼睛看着我啊,我的心意也想要你知道。”

“我也喜欢你啊,王盟。”

“王盟,我带你回家了,我们回家了,你醒来好不好。”

饶是胖子一个大老爷们,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,见了吴邪这样,背过身去,哭的稀里哗啦的。

张起灵话不多,他轻轻拍着吴邪的肩膀以示安慰,他说,“吴邪,带他回家吧。”

落叶🍂总要归根的。